《旧手表国》,衰老组织的自救故事

这不是谣言。在遥远的桌子大陆对岸,靠近床大陆的地方,晶体族确确实实崛起了。他们吸附在硅片上,形成了具有强大能力的王国。他们不仅能当钟表用,还能当电话,当游戏机,还是触摸的。这对于旧手表国,是一个很大的打击。很可能上帝不再眷顾他们了,上帝开始使用智能设备。上帝好几天都不把旧手表国带进卧室了。甚至,旧手表国有可能被丢弃。

这曾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王国啊。由于掌控时间,旧手表国的使用率特别高,而且比卧室、甚至全世界任何事物都要权威。
但那也许只是广大齿轮的一种恐惧感。由于国王淡定,官员们沉默,加上不少虽然看不出任何用途的革新——比如把大家都涂成晶体的颜色——国内还是欣欣向荣的。

最近新来了一个小齿轮,叫齿零八。它是来替代之前的齿零八的。它们都只是最年轻的齿轮,被镶嵌在了旧手表国最角落的位置,慢慢转动着。这个小八本来是打算去手机国的,但那种新鲜玩意让它犹豫了一下,应该还是旧手表国工作比较稳定。待遇也不错,在转动时会发给很多的铁屑作为酬劳,唯一的遗憾是住宿环境——铁片——有点差,生锈了。
其它共事的齿轮有的很老,锈厚得都快转不动了;有的很年轻。就是没有中等年龄的。和小八同住一个铁片的片友,小七,也就比自己大两三小时。注意,齿轮一辈子只有八九十个小时。
“之前的齿零八干嘛去啦?”小八饿坏了,快速给自己抹着润滑油。
“去分针轴了,”小七沉稳也稍显冷淡,“我过几分钟也要走啦。”
据说齿轮都是年龄越大越冷淡。
分针轴,当然比秒针轴更厉害了。而超级优秀的齿轮有可能进入时针轴。哇,那就真是旧手表国的顶尖人才了。
小八在来之前经历了菌训,也就是泡在真菌里几十分钟,磨练意志,然后滚来滚去锻炼自己。他们秒针轴的长官,轴长,特地请来了一个菌官。这位菌官是一截金针菇,上过刀刃,下过油锅,都顽强地活了下来。在它的指挥下,小八只能睡几秒钟。每当它想放弃,就看到一些有上进心的齿轮只睡一秒钟,仍然努力表现自己。小八锻炼的很好,幸好自己的身子就是铁打的,结束的那天和所有新齿轮一样,热泪盈眶地想把一切奉献给最好的王国,旧手表国。不过,也磨掉了不少的棱角。这是为了在以后的日常转动中减少和别的齿轮摩擦吧!
咔嚓,咔嚓,咔咔咔。新齿轮们又开始转动了。

日常的转动是枯燥的,只有刚开始时有许多活动,比如滚动比赛,颤动比赛。复活节来了,传说上帝在复活节从床上爬起来,重新开始一天的生活。齿轮们在每个小时的这个分钟都要庆祝一下。可是,也要用来排练,没时间抹油,没时间休息。为什么长辈们都对庆祝节日热心?原来是时针轴的长官要来视察。得知了这个,小八一下子泄气了,凑合着配合。老齿轮们则早就凑合习惯了,总是凑合得非常努力。
“没有大家的努力,就没有今天的旧手表国!”临走,官员们表彰道。
他们也许不知道或知道的是,折腾完,这些可怜的小齿轮们要额外加班转动。老齿轮们倒是不加班,毕竟尊老爱幼是全卧室的传统美德,关键是没人好意思催啊。中齿轮呢?我说过这里不存在中齿轮,不存在的。
半个小时下来,小八刚来的激情消失了一多半了,觉得自己老了十个小时。不仅仅是老齿轮多,没有年轻气息,让自己心态变老。平心而论,这工作虽然极其难伺候,大家(包括老齿轮在内)还算是努力的,为了养家涂油都不容易。当然并不包括一个真正不干活的小齿轮,每天看着大家转动,自己在那滚来滚去。但没人管它,除了开会的时候:轴长每次都表扬它!所有的荣誉都颁给它!因为啊,它是个金齿轮,不是镀金而是金。它的家人和轴长关系不错……好了,结束平心而论。小八觉得加班太夸张了,休息的时间随着自己一点点让步和容忍,越来越趋近于没有。给的铁屑却也在一点点减少,因为转动的效益低了,上帝眷顾的也少了,铁屑老发不下来。
有一天,家里问小八到底在忙什么,小八竟然答不上来。它还以为自己坏掉了。真的,一天天在加什么班呢?因为长官要看每次转动的资料,不然心情就会不好,大家平时又没记录,就开始赶工。但有的齿轮积极,有的懈怠。积极的齿轮不爽了,大家一起看谁耗得过谁吧!要么就是为了迎接检查,为轴承上油镀金。有那么几秒钟,轴里鲜亮如金,让长官们不由得感慨:旧手表国的确是宝刀未老,志在千里,永垂不锈……此外总有一些规章制度、学习资料、大小考在等待。虽然一辈子也用不上,应对完检查就忘了。哇,仔细想想还是挺充实的!
在连续每次只休息三四秒、轴长又要求小八必须同时额外做三件事时,坚强的小八哭了。然后抹抹泪,告诉轴长自己清醒了。自己找工作不容易,也体谅我们轴,自己会更成熟一些。
好像看不到什么希望,一眼望去,小八看到的就是一位位老齿轮。好像那就是未来的自己,近在咫尺了。也许到了分针轴就脱离苦海了吧?
很快,小八发现自己的体谅也有点问题。轴里不是没铁屑,而是都用来做活动给长官看、搞训练请名师,每次结束后再大吃一顿润滑油。只有那些损耗的效益都要小齿轮们自己担着。轴长们看来没什么顾虑,反正这是上帝眷顾的工作、眷顾的旧手表国,永远有油、有铁屑,爱来的来转,不来的滚走。
但这里面一定有苦衷,因为——旧手表国一定是可信任的,一定是。

理解是一种美德,然后,时光飞逝。据说晶体族已经自动下载了外卖APP,上帝的厨房都受威胁了。王国里喊着转型,但喊了几声,国王又去喊别的事情了。不时地传来一个好消息:我们王国某方面看仍然是最强大的国家,仍然。
喊得最大的转型是全民除锈。本来除锈是由专门的齿轮负责的,但现在显然不够用了,每个齿轮转动之余还要为自己、甚至全轴除锈。不是说专业的齿轮做专业的事吗?大家都干得很带劲——在轴长在的时候。轴长一走,大家就开始闲聊轴长干什么去了,因为它好像一直没干什么。或者,聊一些鸡毛蒜皮,顺便勾心斗角。谁在背后说谁的坏话,谁拿了奖金,谁谁谁应该为自己投票。
小七走了,让小八有点落寞。然后来了个新的小七,比自己更年轻。只有老齿轮们在越来越老。大家不傻,这破破烂烂的环境以及别的一些因素,永远留不下一个中齿轮。老齿轮们都退休了可怎么办呢?
小八在总结中写道:我成熟了,淡然了,充满了喜悦。但它心里的唯一变化却是:更想离开这个地方。

终于有一天,旧手表国要和手机国开战了。每个人都斗志昂扬,看到了希望。仿佛铁屑又能回到10K+,仿佛轴里又能够歌舞升平,那些老齿轮仿佛马上要找回青春岁月。
怎么开战呢?旧手表国本来就是有屏幕的,王国派人在上面雕刻了一些按键、花纹,还花了大价钱雕刻了中国移动。至于功能么,大家去跑啊!上帝要求计算器的时候,齿轮们自己打草稿计算,报给上帝。上帝要看节目,齿轮们就穿上裙子跳舞。上帝要下围棋,齿轮们中的一半就是这样被涂黑的。
遗憾的是,时间越来越不准、不清晰了。希望上帝没有发现啊!
整个屏幕曾经嘎吱了几次,吓得全国人心惶惶的。希望那些裂纹不要太大啊!
……
直到有一天传来了一个消息:战争结束了。据说手机国选择了议和,却还提了个条件:只要旧手表国和他们合作。因为晶体族什么都很强大了,就是还不是很擅长计时。旧手表国把时间给他们校对就行了。这是一种双赢。
于是,啪、啪、啪,时钟APP越来越准时了。它们一直很超前。
咔、咔、咔,旧手表国恢复了宁静,继续堆积它的铁锈。它们一直很努力。

0
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